管理人:Fehn
“所有的事情都让人痛苦,波特。”
 

哈利波特同人圈中的黑暗面 (翻譯進度:「原著情節」)

標題:Die dunkle Seite des Harry-Potter-Fandoms
作者:Muggelchen
譯者:Fehn
原文地址:http://www.muggelchen.net
授權:(部份摘錄)
„ja, du darfst "Die dunkle Seite des Harry-Potter-Fandoms" ins Chinesischen übersetzen.“


譯者前言:
Muggelchen是德語HP同人圈中的小說創作者,最廣為人知的作品是其歷時三年半(31.12.2010完結)寫成,建立在原著第六部基礎之上的長篇鉅作《哈利波特與昔日的陰影;暫譯》(Harry Potter und die Schatten der Vergangenheit),全文共232個章節,篇幅超過160萬字。此部長篇小說曾經由票選,在Fanfiction General Award 2009(當時德語同人圈大規模的年度競賽盛事,現今狀況不明)中獲得分類:「哈利波特-創作中小說」裡的兩個獎項:"最佳同人創作" 以及"最佳敘事風格"。

然而由於該部長篇小說是一般向的緣故,譯者表示他迄今只讀了作者的內容摘要部份——即使如此,那些字裡行間的創作相關思想也十分精彩,能感受到作者對創作一事的嚴謹態度,當中多有譯者本人也頗為認同的觀點。

而這篇類似於觀察報告的散文《哈利波特同人圈中的黑暗面》可謂其對於德語界裡HP圈子的考察和總結,當中提及的情形有些在中文的圈子裡並不陌生,而有些又或是超乎想像及體驗之外的,發生在德語HP圈子中的特殊情形,在這裡就不多說了。特別值得一提的是,除了針對此圈黑暗面的紀錄和感想以外,作者在文中亦對各種同人相關面向進行條理式的歸納和闡述,從譯者的個人角度看來有趣非常;而無論是對創作者,或者只是想對其間發生之事進行一些瞭解的讀者而言,相信都能從這樣認真的分享中得到一些東西。

最後,閱讀愉快。



哈利波特同人圈中的黑暗面(Die dunkle Seite des Harry-Potter-Fandoms)/Muggelchen

從我主動積極地參與並成為一名同人小說創作者以來,至今勉強剛好滿四年。如果考量到哈利波特的同人小說自1999年即存在的事實,我仍是初生之犢。然而我被動地觀察著這個圈子也已經有那麼一點歲月了。在被動觀察與主動創作的年月裡,我都能蒐集到一些美好的經驗,當然,也不乏負面的經驗。

這篇環遊於哈利波特同人圈中的小小概覽所專注於的不只是那些美好面,就如同標題所隱約提示著的,此文更特別著眼於當中的一些惡劣面。在這篇由散文與經驗考察報告結合而成的文章裡,已然記下了一切我所親身遭遇,或雖無直接參與其中,也近距離地一同經歷過的事情。沒有哪個同人圈裡始終保持著和平、喜悅與和諧,當然。通常的情況下,同好之間會友好地交流往來,然而也可能發生一些事,或者更確切地說,它們在過去就已經發生了——那些我想在這篇文中闡明的事情。

儘管如此,別被這份報告給嚇倒。我所要展示於你們的並非是一般的通常情況,而是在最壞的情況下所可能發生的極端例子。

在網上發表一篇同人創作時,必然會因此接觸到其他的同好們。他們大多數都是些友善的人們,和你我完全一樣,享受著閱讀或寫作所帶來的樂趣。但是,也有一些人總想要以一些不同的方式來讓他人的日子不好過。在作為一名沉默的讀者時,我已經得以從其他創作者那裡觀察到這個情形,後來自己也無法倖免於難。然而我將不會在此提及任何使用者名稱,插嶜入從論壇直接引用的某些句子;那些作為我相關陳述依據的螢幕擷圖,或是連結網址也都不會出現,縱使它們對我而言隨時都唾手可得。這篇文章的用意,並非詆毀任何特定的人士或論壇——即使當中有些許惡毒之處,而是以個人言語複述一些我在整個哈利波特同人領域裡所遭遇體驗之事。


內容摘要(Inhaltsangabe):  *為譯文進度 
閱讀者/留言評論者
作者
掐架/攻擊/嚴詞砲轟
特定配對支持者
耽美文
性嶜愛場景
原著情節*
統計數據
競賽/表彰
霸凌
欺辱
寫作的樂趣



閱讀者/留言評論者(
Die Leser / Reviewer)

就個人而言,那些在我的「同人創作者成長之路」中所遭遇的種種負面情形,很快地凌駕於一些正面經驗之上,我總得一直和這些事對抗:小白們的亂版騷擾(Flames)、根本毫無意義的留言和15件以內的剽竊事件——直接竊取了我的故事,或甚至於將它們改寫。諸如此類的情況一而再,再而三地發生,必須靠版主或管理群出馬才得以平定。

絕大多數的讀者/留言評論者都是相當友善的。他們的類型可以清楚地區分成:

1. 只閱讀故事者
2. 閱讀以外還作出評論者
3 .閱讀、評論,自身也在進行同人小說創作者
4 .延續第三點所述情形,並在論壇或社群裡相當活躍者
5. 只想發洩一下情緒的小白

(1.) 那些實際上只進行閱讀而從未留下評論的讀者,幾乎可以說是謎一般讓人趨近一無所知。還能怎樣?在個人管理介面裡查找那張最愛統計表,最多也只能點擊那些沉默的讀者們的個人資料頁面(如果你被儲存在「最愛的作者」上的話),藉以得知一些個人偏好,或者瀏覽一下他們「最愛的故事」列表上還有其他哪些創作。在我的理解經驗裡,沉默的讀者通常又被負面地稱為「黑色讀者」(Schwarzleser)(譯註:即「看霸王文的人」,好比搭公車逃票者則稱為Schwarzfahrer,因為德國公車是自由上下車,便衣查票員會不定期——然而很少——出現。個人認為兩詞皆有種偷偷摸摸的投機意味。),並總存在著一種要他們「出櫃」的意見,在這件事上頭,我個人認為「黑色讀者」這個用詞是過於貶損了,因為它給人的印象無法避免地和某種犯罪行為的概念範疇連結在一起。在我看來,在閱讀同人創作這件事上,並不包含得留下一則評論的義務。如果一篇故事引人入勝——這並不罕見——即使連那些沉默的讀者都會自發地寫出他們的第一個留言。這是我相當珍惜的一件事,因為我明白,要將自己的想法留下公開地供人瀏覽,可能會多麼地令人在內心掙扎不已。大多數的讀者根本不會留下任何評論;當中有許多則從未在任何一個他們進行閱讀的網站上註冊。也許他們是擔心會在發出一則評論後被迫捲入一場辯論之中,而那正是他們本欲避免之事。

一篇故事實際上擁有多少讀者,光從那些很多時候不怎可信的鍵閱數來判斷,只能說極為不準確。(這部份之後會詳述)然而當長時間地進行一部長篇小說創作時,絕對能製作出一份呈顯固定讀者數量平均值的圖表。

(2.和3.) 在讀者群之中,有一類讀者擁有著忠誠的心靈,他們定期回應,並在網路世界裡一路伴隨著某位小說創作者渡過數以月計,或數以年計的日子。我也有過這樣的期望:但願自己絕大多數的——或說幾乎是全部的讀者——都能醉心埋首於某個故事裡。拼字或風格方面的批評倒是其次,無論有沒有這些批評,首要的還是期望讀者能對故事情節表示意見,分享他們自身的猜測和理論。我也很想聽聽這些部份,所以我始終鼓勵讀者表露他們個人的看法。此外,這類讀者會描述作品中是什麼部份特別讓他們喜愛——至多則附上一個理由。對於我絕大多數的讀者而言,最為看重的還是一篇小說的內容,他們會藉由評論來表達對此的看法。

正面的反饋比例(至少就我的情況而言)遠遠高於負面。也許,這是因為當大多數的讀者不再繼續追讀一篇同人小說時,他們也沒理由要表露促使自己不再閱讀的理由。這聽起來會很奇怪,比方說寫下:「我不再繼續看你的故事了,因為一切跡象都表明X和Y會發展成一對。我就是不喜歡這兩人在一起啦。」就個人而言,到目前為止我還沒遇過半個這樣的回應。我自己也不會在那些出於個人口味問題而沒讀到結局的小說底下發表任何留言。

那些在拼字和表達能力方面的表現遠低於「不足」,以至於讀者還得自行深入研究到底在寫些什麼的同人小說,根本完全不會讓人想要繼續追讀。對於這樣的一篇同人小說,在一則禮貌的留言裡列出各項改進建議會是一件費時的工作。此外,一則批評必須相應於——如果有的話——各個網站的規則,內容絕大部分應當具建設性,且不摻入任何侮辱性言詞。像這樣的建議:「去找個人校閱(Beta)吧,這種鬼東西根本不是給人讀的。」是不合乎於禮的。要撰寫一則言之有理的批評自是相當耗費時間。然而如果仍斟酌著這樣去做了,身為一名批評者必須考量到:

-他的評論將完全被忽略
-他將遭受作者或這篇同人小說的其他讀者圍剿,或者
-在最糟的情況下,引發出一場反該批評者的抹黑行動

就是這樣了。當寫下一則負面的,但論點中肯的留言時,很可能作者根本不會把那些言論放在心上。必須指出的是,這的確是作者應當擁有的權利——不回應留言,將那些改善建議都當成耳邊風。當然,也有些平庸故事的作者對得到的每個幫助都懷著感謝之情,然而落實那些改善建議一事之於一名作者,就如同對於讀者是否要留言一樣,是基於自願性質的。只有當一名作者明確地希望得到建設性的批評時,批評者才得以樂於付出這樣的努力。甚至有些作者會在他們的個人資料頁提出一項對於建設性批評的請求。去看一看那些個人頁面並無傷大雅。

(4.) 那些總是待在社群中,永遠在找能讓他們發表意見的主題的,已經開啟了自己的無數個討論串的——簡而言之:那些在哈利波特同人圈裡被視為知名作者之流,某些情況下相當驕傲並目空一切的人們,但此部份將在下一個主題「作者」中作更多的討論。

(5.) 小白亂版,意味著一些辱罵性質的評論,來自那些遭人——無論為何——冒犯惹惱了的讀者/作者。留下那些辱罵評論的動機,其所基於的理由各有所不同:不喜歡情節主線,某個配對中的人物讓這名讀者不樂見他們在一起,或者根本是無能以書面形式來闡述自己的觀點。你將永遠不會明白促成那些亂版行為的真正理由,因為它們多屬匿名之下的行徑。也不需對那些理由感興趣。根本絲毫不必理會或回應那些亂版叫囂,因為那些「留言」在所有同人論壇中都是不能容忍的,會遭到擁有職權的相關管理者的「刪除鍵」斬殺,連根清除。


作者(Die Autoren)

大多數的作者互不打擾,彼此之間和睦共處。假若有其他作者重複使用了自己已發表的同人小說標題,那也罕少會令人發脾氣。比方說,我曾將「哈利波特與昔日的陰影」(Harry Potter und die Schatten der Vergangenheit)整串標題丟到GOOGLE去搜索。當時沒有任何一篇同人小說用上這標題。但在三個月後事情有了變化,一篇同名但內容相異的同人小說在網上出現了。知道的當下我自然有點不快,正因為我先前取名時還特別為此搜尋過,然而我也沒有為此發火。大約一年半以後,又有另一篇同名的小說出現時,我已經不痛不癢了,因為我們這些同人作家之間誰也沒擁有「昔日的陰影」(Schatten der Vergangenheit)這個標題的專利權(在1984年已經有本書的書名使用過此一標題),更別提是在標題前頭還加上了「哈利波特」這樣的情況下。

對於這兩個在我之後使用了同樣標題名的例子,我並不感到生氣。在瀏覽某個網站時,我點開了一篇類似的,但只由後面那些詞(譯註:作者原句提及三個詞,應該是指Schatten der Vergangenheit,即「昔日的陰影」)組成標題的同人小說。而在這位作者的個人資料頁面上,我偶然瞥見了一項相當無恥的聲明,當中不但提及我的同人小說,除此之外還特別毀謗了我是個標題小偷。很好,就我個人的作法,我給這位女士寫了一封私人書信,要求她刪去她在個人資料頁面上的這項註解,因為它1. 與事實不符,2. 使我蒙受不白之冤,名譽受損。我同樣也對她提到,我的小說完整的標題由十個字組成,幾乎不可能與她的搞混,此外,二篇同人小說在分級制度的層級劃分上全然迥異——我的小說適於12歲以上讀者,而她的除了18歲以下不得閱讀以外,還是耽美向的。這位女士並未回應我的私人短信,取而代之的是修改了她的個人資料頁面上的文字。她留下了那個偷竊標題的指控。這個小遊戲一再重複。我給她寫一則友善的短信,然而她只透過改變個人資料頁一事來作為間接的回答。至此我也不知道還能怎麼辦了,我相當正式地聯繫了該網站的故事管理者,對其描述了這起事件。管理者在看了這位作者的個人資料頁後,斷定了這是一起誹謗,並指示這位作者要對此作出修改。

這位作者最後一次在她的個人資料頁上發洩不滿時額外提到,她現在沒有時間立即回應(我的)私人短信,而她認為聯絡故事管理者介入此事是很卑鄙無恥的。然而我不免自問,那麼為什麼她就有時間來更新她的個人資料文字至少三次,而非給我寫個答覆。在她最後一次更新的個人資料頁文字裡,某段仍提到,這個標題是她在2004年為了她的同人小說而想出來的,在那之前它並不存在,所有那些使用同樣的,或聽起來極為相似的標題的人都是偷來的。然而正如先前已經提過的:這個標題自1984年起就成為了某本書的書名。後來一部1991年的電影也使用了同樣的名稱。

我感到很高興,先前協助處理此事的故事管理者給我發了一個網址連結,連向某個知名的大型同人論壇。在那裡可以看到,第一篇有著「昔日的陰影」標題名的哈利波特同人小說早於2003年5月25日發表。因此,這意味著將「竊據標題」此一行為強加於我的這位作者,自身也使用了已存在的同人小說標題。所謂搬石頭砸自己的腳…(譯註:原句是“Wer im Glashaus sitzt ...“為某句俚語的前半句,全句是“Wer im Glashaus sitzt, soll nicht mit Steinen werfen“直譯為:誰要坐在玻璃屋裡,當勿扔石頭。中文裡找不到什麼適切的對等句,故在類似語境的俗語擇一譯之。)在她當前的個人資料頁裡,提及了她會單獨地避而不讀所有和她標題一樣或類似的同人小說,對此我一點也不生氣。事實上,我非常高興,她是如此明確地隔絕了自身與其他同人小說之間所有可能的聯繫。

我認識兩票作者。其中一票自身也充當一般的讀者/留言評論者,要是他們不曾順帶提及的話,你只能在因緣際會之下發現這些人自身也有創作同人小說。這類作者是我的最愛(並劃分於第三種讀者/留言評論者類型)。

但遺憾的是,也有另一票作者,將其他人都視為競爭對手,攻擊、貶抑,詆毀之。也就是所謂的「作者攻擊」(譯註:原詞為„Autoren-Bashing“,在這類相似詞中Bashing兼具對此一行徑所針對的群體的詆毀、打壓與迫害之意。),因此,如果有人一直公開地惡意抨擊哪個作者的話,雖然這甚為罕見,但卻一而再地持續發生。對於已經成為受害者的任何人,我會建議他直接與網站管理人員聯繫。然而,如果攻擊根本來自於版主,甚至於是站方管理者之一,我的勸言是:徹底遠離那個站,最好在那之前還要先清除自己所有的文章。

最常見,也是最固定的貶損方式即是論壇裡的負面意見,僅以一種間接的方式指向並針對某篇同人小說,又或者是某位作者。在同人圈裡會引發敵意行為的理由是如此繁多,有如家中塵蟎一般難以計數。這裡有一些從不同的論壇裡集中揀出的可能起因/導火線,關於一名作者為何會令其他作者感到嫌惡:

-一篇同人小說的留言評論數
-留言評論的質量
-序言的措詞
-章節的長度
-同人小說的標題
-既有的對於留言評論的回覆
-作者的年紀
-同人小說的評價(如果一個網站有使用評價系統)
-特定的人物配對
-特定的非循原著設定項目(Fanon-Punkte)

你們不想成為他人的狙擊目標嗎?那麼你們就別上傳任何同人小說了。也就是說,根本就什麼都別做了。總會有些踽踽獨行的人們,基於各種理由而落得成為他人眼中釘的下場。我簡單引述一下HP第五集裡詹姆.波特的話,因為它作為理由同樣完全吻合:

「應該是說,他這個人的存在就惹到大家…」

(譯註:作者引述的原句為:„Nun, es ist eher die Tatsache, dass er existiert ...“此處直接對應節錄自台版HP5頁710的譯句。)

只要將「他」替換成「那位同人小說作者」……其實說到底也是同一回事。

即使不在論壇拋頭露面,因此避開了同人圈的主要聚集範圍,專於發表自己的同人小說,也不代表就不會受到他人尖刻意見所挖苦。在每個論壇裡都會有些討論串,在裡頭嘲弄其他同人小說,或是那些小說當中論述的主題。這是種無禮的方式,更有甚者則會設置一個連結,導向那個討論串裡抨擊的故事頁面。然而大多數的人都相當地委婉,他們的負面評論多藏於心而不宣於口,以至於最多也只能從字裡行間推敲出這類言外之意。通常,論壇管理群會刪除這類公開嘲諷一些故事,並在裡頭附上網址連結的帖子。然而也已經發生過,有這樣一位論壇管理者甚至將一些也許應該受到抨擊的同人小說連結公佈了出來。

也許你們能藉由上述的理由歸結出一個具體的概念,關於為什麼會身陷他人的瞄準器範圍內,這裡還有一些內容方面的舉證,在幾乎所有的論壇中都可以找到一樣,或者是相似的例子——有些時候是客觀的討論,但多半是嘲諷的:

-當一名作者總是規律地大幅更新時,往往會有猜想「這人的生活裡應該沒有什麼別的事可做」的意見出現,並樂於對其強加上一種毫無社交聯絡需費心保持的印象。但另一方面,假使作者久久更新一次,或者甚至於中止一篇故事的創作,則又會遭受批評指責。

-如果一名作者詳盡地回覆他的讀者的留言,將被形容為「過份鄭重的表態」,並遭貶損為分析成癮的裝腔作勢之人。而如果一位作者完全不理睬,或者太過簡略地回覆那些留言,又會遭指責對讀者並未給予應有的尊重。

-寫了一篇讀者評價甚高的故事,將導致一種建議,表示比起在同人小說這塊領域「浪費」你的才能,何不如去創造個人的人物,然後自己寫一本書。而另一方面,指摘同人小說的平均質量實在太糟糕的意見則一再地出現。

-一篇擁有很多留言評論和讀者的同人小說會被乾脆地劃分為「主流」,也就是那類只為了打入大眾市場,因此一開始也就毫無深度可言的故事。根據許多作者的看法,所謂的主流在層級上既不入流,也不注重人物塑造的深刻性或者情節方面的鋪展。而當一篇故事再度乏人問津或是只剩寥寥幾篇留言,它自身的價值也就顯然是不言而喻的。

-一名同人小說作者構築了規模龐大的篇章,往往會遭受「過份沉溺於細節」的指責。而在設計了簡短篇幅的情況下,又反之遭要求給予更多細節。

-假如一名同人小說作者已經在現實世界務實地打滾多年了,這有點好笑,一個成年人還在發表什麼同人小說。假如一名作者相當年輕,那麼又難以忽略他缺乏生活歷練,所以他的描述顯得缺乏可信度的事實。

無論你怎麼做,怎麼做都錯。


掐架/攻擊/嚴詞砲轟(Zickereien / Angriffe / Verrisse)

可以肯定的是,那些長期以來活躍的同好中,有不少(絕非全部)自認為他們在同人圈中的資歷就如同某種專業人士憑證,通行於所有哈利波特類別的相關事務中。他們還想要自己的話語遭奉為金科玉律並銘刻於石上。當初來乍到一個論壇時,時常會遭受這類話語斥責。比如我就得到過類似的答覆:「作為一名早於你在這個圈裡打滾多年的…」有些論壇的討論時常讓我想起電腦遊戲《猴島的秘密》(The Secret of Monkey Island)裡的辱罵式決鬥(「面對我博學的大腦,你根本算不上是真正的對手!」-「那麼,或許你終於該使用它了?」),除了一點以外——在遊戲中選擇「我比你更好!」這樣的答覆總是錯誤的。(譯註:略查了一下,這款1990年推出的遊戲似乎頗為經典,可查到的各方評價指數也無一例外地很高。遊戲中的特點之一是進行戰鬥時並非實際肢體攻擊,而是口舌上的攻防戰…雖然有點偏題,不過對言語諷刺藝術有興趣的人也許可以玩玩看。)

當然也有註冊日期資深的使用者,始終親切可愛又待人友好,並且置身於各種小肚雞腸的掐架之外——或是介入調停,由於他們因站上的元老級會員身份亦隸屬受人敬重的版主群之故。正如同前面提到的,這些資深者絕非全都好鬥或具侵略性,但是當中的親善之流往往棲身於檯面之下,幾乎難以察覺,因為他們從不以惹人厭的方式讓人留下印象。

延續前一節「作者」中我曾反映過的「作者攻擊」。在我積極活躍地環遊於哈利波特同人圈的四年裡,我注意到了那類甚至參與了「作者攻擊」的版主。或許不見得是在他們擔任版主的論壇裡。由於大多數人會在不同的網站註冊,且通常會使用他們的慣用名稱(伴隨著同樣的自介和同人小說),你總能在各處親身經歷一些驚奇之事。

資歷尚淺者所寫的故事容易遭受資深的作者嚴詞宰殺。這裡有個在各論壇間都會被提出的相當明確的理由——使他們惱怒的是,往往有些故事質量並不特別突出,儘管如此卻仍獲得了很多正面的留言。這樣的情形,在那些甚至未設立留言規則,以致任何人都能在一篇同人小說底下隨便回些什麼,甚至於言詞間將小說視為垃圾的論壇裡特別容易遭到非議,因為當中總充斥著未經審核的讀者意見。然而為什麼那些作者會遭此類情形惹惱呢?畢竟,像是「棒透了——快點寫下去!」,其實與「這是什麼鬼東西!」一樣同為沒多少意義的留言。

簡而言之:假使那些拙劣的故事得到許多留言數,將會激怒許多作者。而留言的質量,則如前例所述,理所當然地和它的數量一樣遭到了非議。

有些作者群則會從中取樂,在他們個人的小型哈利波特網站上和他們的朋友一來一往地策劃著一場集體攻擊,攻擊形式則是讓一位同人小說的新進作者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讓大量的負面——或常常是惡毒傷人的留言給埋沒。事情往往在那之後發展成該篇故事遭創作者自行移除,然後作者自發地換個名稱另起爐灶,如果他尚未徹底告別這個同人圈的話——這絕對是此類攻擊所樂見的目標。

一些作者群自認為是樂於助人的批評者——或者換個負面意味的詞來說吧:他們是「同人小說不切實際理想主義改革者」(Fanfictionweltverbesserer)。因為在他們看來,拙劣的故事就不應當再獲得更多留言,這些人會先在一個他們圈內的,常常是密碼保護制度的論壇寫成一篇長評,裡頭包括了全體成員的意見。當通篇長評撰寫完整之後,它會一則留言的形式在相應的同人小說底下發布。

對於水準較低的同人小說與它們所獲的高留言數一事,我個人是完全無所謂,因為在那些文後留言的讀者本來就不屬於我的目標讀者群。他們也許完全不會想閱讀我的小說,就因為偏好「輕食,性(描寫)為點綴」。青菜蘿蔔,各有所愛。

其它作者看待此事則不像我這般輕鬆隨意。低水準創作可獲高留言數,他們當中許多會顯得對之十分憎恨(或者羨妒?),而亟欲彰顯自我以及展示一些其它的什麼——透過一種將自己下一篇新的個人創作的水平拉低,致力朝這類膚淺的同人小說看齊的方式。他們創作出一篇經過思慮後刻意使質量不合格的同人小說,用新的帳號發表當中一些以淺薄內容組合而成的篇章——接著就是開始等待。 當然,這會吸引同一個,過往在其它內容空洞的故事也一樣能獲得樂趣的讀者圈。一個對讀物的思想深度毫無興趣的讀者圈。最精彩的一刻就在最終揭露這是一場「文學實驗」(literarisches Experiment)時,作者並藉此告知讀者,他們都被牽著鼻子走般遭耍弄了一回。那些留言者將遭受情感上的傷害,因為他們紛紛將正面評價給予了一篇作者本人視為「爛到極點」的同人小說。一個合理的問題是:作者又從中得到了什麼?或許是某種正如所想的愉悅感。(譯註:原詞為innerer Vorbeimarsch。直譯為「內心的閱兵式」。附上某處看到討論串,解釋者所舉的日常例子:某人堅持自己對某件事的認知,好比消防車無論何時何地都是紅色的,然後最後結果他是錯的,當然,而我則早知正確結果/站在對的立場(因為小鎮的消防車一直都是綠色的),這時候我們就會說:哈,現在這就是我的inneren Vorbeimarsch。)我不明白,為何那些作者如此在意於自身無法擄獲的讀者群。由娛樂價值相關的角度來看待同人閱讀,本來就完全是另一回事。雖然在那種沒有留言規則的網站裡,見到成片的溢美之詞較貶損性留言更加地讓那些作者惱怒。我的看法則是:各人有各人的權利。

必須彰顯自我或以證明其它什麼的話,可是還有其他方式的。

對一篇同人小說最歹毒的貶損方式就是「嚴詞砲轟」(Verriss)。這是一種,差勁的同人小說遭到一名自身往往也在進行創作的批評者挖苦尖刻地評論的情形。它的著重點時常與批評的意圖無關,而是進行一場對作品/作者的嚴詞砲轟。「嚴詞砲轟」這個詞,依據杜登辭典(譯註:即DUDEN。德語圈都熟知的權威辭典系列,此作者進行同人小說創作的工作桌面也擺了當中幾部。附上延伸補充介紹)的描述,僅為「負面批評」(negative Kritik)的近義詞,也許一直以來都無人覺察這類劊子手批評者的存在。嚴詞砲轟行為也包含對於一些絕對寫得不差的作者進行私怨性質的撻伐。只要該作者在他處曾與人起過一回衝突(例如某次論壇中的討論)就夠了。有不少的這類行為,純粹是出於個人的報復心理。一個幾乎算是公認的說法是:在「匿名的」網路裡遇到一名同人小說作者的機率,不比故事遭人貶損的可能性低,其中也發生了一些內容不外乎是咒辱謾罵,所謂「亂版騷擾」(Flames)的情形。

參考資訊:嚴詞砲轟行為並非在各處都受到容許。根據同人小說網站的規定,若要得到許可,大多時候得向原作者——也就是,打算嚴詞砲轟的那些故事的作者——請求一份書面同意。此外,在德國現行的著作權法(德意志聯邦共和國著作權法第五十一條)裡,「引文」的相關法條為:不得使用逾百分之五十的原始文本。此外引文比例不得超過百分之五十的整體文本。

我時常問自己一個問題:是什麼促使某個人,對一篇讓人覺得就是——請原諒我的措辭——狗屎的故事,擁有如此強烈的動機以嚴詞砲轟的方式來評論它?

也許是藉由讓他人在公眾面前矮自己一截這樣的嚴詞砲轟,能獲得內心的滿足感。假如嚴詞砲轟之中起碼還摻雜一些詼諧調性,那它也算是有點意義了,但在大多數的情況下並非如此,因為「批評者」試圖在Sebastian Sick(譯註:德國記者、編輯兼譯者,幽默詼諧的暢銷書Der Dativ ist dem Genitiv sein Tod的作者,1965- .)一類的幽默軌道上行駛,但不幸的是,唉,他們的列車總違乎本意地衝出了軌道。

可不是只有獲得許多留言才會招來怨恨,故事裡已經確定並呈顯的情節元素也會。儘管如此,後者引來反感的理由卻與那些元素好不好或是否可行無關,僅僅是因為創作者勇於將它們全寫了出來。因此文中一些觀點及角度,一開始就會遭受一些同好出於原則上的反對,若他們將那些視為作者個人的獨斷偏見的話。

對此也許有個例子,有些故事中人物會依照原作安排迎接死亡。讓他們復活則不只是全然被視為想像力匱乏,一些同好還會將此視同為某種褻瀆。然而,對於Voldemort在同人小說中的復生回歸,卻從不曾有抗議或驚呼的聲音傳來。就彷彿他享有一張獨一無二且不得轉讓與他人的,可自彼岸歸來的回程機票一樣。黑魔王的復活毫無異議地一致通過眾人同意。顯然大家對他的情況都習以為常了。

那類自詡為才智過人的作者之中,有許多隨著時間經過獲得了偽「專家」的地位,在不同的論壇散播他們的同人小說法規——人人都應當遵守那些法規,反之他們自己則不然——感覺良好,自視甚高。在這些法規或規則之下,還有其他安排也會像前述已提及的,將原著中的死者召回之類的情節一樣遭到厭惡及唾棄,好比讓看起來「不符現實」的配對湊在一起,又或那些(對那類符合「聖經正典至上信徒」(bibeltreue Canon-Anhänger)現今轉化概念的同好而言;譯註:有點類似於「原著黨」一詞的概念轉化)沒有百分之百遵循於原著情節的同人小說。若是有故事不合他們個人口味,其他同好就應當立刻也將之視為劣作。據實而言,某個已經在圈裡活躍了六年或更久的人,特別愛恐嚇那些年輕的作者,讓他們記得自身現在不過是個進階者的身份。幾乎沒有人敢回嘴。儘管應當不順著「老鳥」的心意說話,但也必須考量到那些令人不快的議論或敵對行為。

輿論煽動/製造在哈利波特同人圈中一直是最司空見慣的現象之一,無論是特定的配對和它們的堅定擁護者,抑或是遭到惡意攻擊的那些特定類型的文體,像是„Hurt/Comfort“(創傷/撫慰)或者„Slash“(同性關係)。大多數同好對耽美文(Slash)公然持有的偏見是:它們無一例外地是些情節空洞無物的色嶜情故事。而這當然不能解釋,為何有許多耽美同人小說的分級符合十二歲以下不得閱覽的層級。耽美文絕對不是就與性描寫劃上等號。(這部份之後會談到)

那些資深的作者,有許多在同人圈之中擁有自己固定的交際圈。他們有專屬的網站,成員們能在上頭一起創作故事,或者共同熱烈地投入其它企劃之中。這是圈內美好的一面,因為你會較深入地認識其他同好,也能享受共同的喜好所帶來的樂趣。有一些作者,他們之間的勾結則格外引人注目。稍加研究就能很快地發現,來自這類朋黨的人士,會利用其他陌生的同人論壇裡的「同人小說建議與推薦」討論串,來讓他們朋友的故事引起他人關注。作為回報,他們也期待著自己的故事會獲得同樣的推舉。我在哈波同人圈中的這些年以來,同一票人總是一而再地推薦同樣的故事。「最愛列表」裡找得到他們朋友的故事,「最愛的作者」裡則列著他們朋友的使用名稱。有時候也有一群人共用帳戶的情形。當然,他們互相評論(「諂媚吹捧」一詞經常更為貼切)彼此的故事。當參賽者人數較少,而/或者朋黨規模較大時,他們也能以這種方式地高超地操縱競賽結果。還有多年交情毀於一旦的例子,就因為本來說好了,當事人在後來則將票投給另一篇小說。 

這些小肚雞腸的掐架,全都是為何我十分樂於自己幾乎不和那些骨灰級作者接觸的理由,我壓根兒沒法和幾乎可謂菁英化的小型集團來往。

對那些網路世界裡的所有裝B者(Zicken),我順帶推薦一下「B剋爽」(Zickosan)。

(譯註:為兼顧呼應後頭想出的產品譯名,是以此處將 Zicken(母羊、用於罵人或意同bitches,又或指稱那類裝模作樣的難伺候/情緒化的假掰/裝逼人,形容詞則為zickig)翻成了裝B者。Zicken一詞和Zickereien有衍生詞的關聯性,而Zickosan一詞的創造可能也是由此延伸而來——它的來源應為一份捏造的玩笑般的廣告企劃,宣稱此產品可治那些zickig的孩子和成年人,此外亦條列了許多虛構的作用。帶著惡搞包裝的相關產品(似乎)是真的提供購買的,價格9.9歐,但內容物其實都是很正常的東西(像是「啊哈!維他命」或者葡萄糖之類的)。官網並附廣告圖以及安排好的街頭影片檔。此外,其煞有介事又十分詼諧的傳單裡,第一點針對的成年人適用情形就提到Zickereien,再來第二點則容我順帶一翻:「對你鄰居所擁有的車子或妻子(或相對而言,你的女鄰居的丈夫)以及同事升遷的嫉妒」。)


特定配對支持者(Shipper)

特定配對的支持者通稱為„Shipper“,一個起源於X檔案同人圈(X-Files-Fandom)的用語。這個詞過往——或更確切地說——至今仍用以表示那些期望Mulder和Scully之間有著親密關係的同好。„Shipper“一詞派生自英文單詞„relationship“,即「關係」(Beziehung)之意。反之,那些不希望這兩人之間有曖昧情愫的同好則通稱為„Noromos“,即„No Romance“(無愛情關係)的派生詞。„Noromos“的用法在哈利波特同人圈中並不普遍,然而„Shipper“(特定配對支持者)一詞則幾乎通行於所有的同人圈之中。(譯註:因為考量到此處談論的是特定同人用語的使用,譯詞雖能釋義卻更為冷僻無法替代流通性,故保留原詞,以便需要時利於查找對照之。)

說起故事裡的配對,可謂五花八門。首先必須要說的是,同人作者之所以創作,乃至讀者為何閱讀這些故事,最首要的原因正是因為當中的配對。瀏覽不同的論壇時往往可以注意到一件事:相較於配對,故事情節如何對於大多數的讀者而言顯然是次要的。當然,人各有所偏好。

遺憾的是,„Shipper“(特定配對支持者)在英語圈子裡是頗為負面的用語,因為這個概念之下的群眾裡不乏偏激狂熱信徒,這些狂熱者只能接受「他們的」配對,反對其他所有配對的同時,也猛擊狂掐那些在自己的偏好跟前不歸順臣服之人。配對支持之戰也並非首發於哈波同人圈,情形於過往已屢見不鮮。在這類永無止境,類似於眾所周知的「海戰棋」(„Schiffe versenken“)一樣的戰仗之中,全體船艦皆為之覆沒。在一些人的眼裡,個人喜歡哪個配對是至關緊要之事,他們為此公然嘲笑(例如:發動「作者攻擊」)其他配對的愛好者和——當然——那些配對的故事/支持黨。這類性質的糾紛往往歷時彌久,直到戰場上只殘留某個無效的網址連結,又或某篇已遭刪除的日記。

剷除異己。

大多數的特定配對支持者(Shipper)確實擁有個人心目中的王道配對,然而也不會四處去找荏。他們接受了其他同好也各別有所偏好的事實。人人得以和平共處。

儘管如此,幾乎每個同人小說平台都存在著類似的討論串,裡頭的個人觀點並不見得客觀,而時常還穿嶜插著額外且多餘不必要的評論,使那些「可厭配對」的支持者蒙上一層陰影。那些評論類似於:「支持這個的人可真有病。」以及「某某配對的粉絲懷有某種戀父情結。」又或「喜歡耽美文(Slash)的人患有陽具羨慕。」

此段真是漂亮銜接下個主題:耽美文(Slash)的過渡。


耽美文(Slash)

耽美文(Slash)沒有哪點不好。遺憾的是有許多人依然對同性戀感到極度畏懼,視為禁忌一般迴避。在許多國家裡,同性戀幸運地已然合法化。而在那些仍不允許同性關係的國家裡,出櫃的一對至少得面臨兩年以上的有期徒刑,有時會是無期徒刑,往往甚至是死刑。

事實上,特別是西方國家的年輕人,同性戀在他們眼中等同於某種負面或者違反自然之事,即使動物之間的例子表明同性關係絕對是自然行為的一種。甚至連動物都認識同性戀愛,並且不只為生嶜殖目的而發生性關係——雄雌性皆然。很可悲的是,「娘砲」一詞是高中以下的校園裡最常見的罵人用語之一。(譯註:原詞為„Schwuchtel“,男同性戀者的貶義詞。)

我注意到,那些在哈波論壇上表態對耽美同人極端反感者之中,絕大多數都是青少年以及年輕的成年人。對此,有件事情是你我都該知曉的:在一項以同性戀族群(LSVD)作為議題的問卷調查中,反對同性戀的德國青少年比例佔了整體的61%。這點與我在論壇的觀察結果一致。此外,年輕的移民世代則多數具有恐同傾向;此一情形在土耳其裔學生中的比例為三分之二,在俄羅斯裔中則佔二分之一。長久以來,「基佬」(Schwul)早已與「遜咖」(uncool)一詞劃上等號。而這種同性戀恐懼症(恐同症)的強度則可隨著邁向成年而有所減弱。基於此問題現象,德國綠黨(Die Grünen)則在2010年6月再次提出了「是否應當將同性戀恐懼症此一議題列入校園必修課程」的議案。

耽美向同人文的創作者應當注意一些事。首先,我們先來研究這些至關重要的問題:


誰在創作耽美文?為什麼?

大多數的耽美文作者和讀者毋庸置疑地皆為女性。耽美文的吸引力在於能夠(如同一名窺視者)觀察著自己最喜愛的男性人物(最好是兩名)在完全沒有配對的女性人物(假想情敵)出場的情形下談情說愛。年輕的讀者基於與該年齡層的相符的好奇心,更偏愛詳細的性嶜愛場景描寫;較為成熟的女士則更常沈浸於二名主人公之間關係逐步磨合的過程。結尾處的床戲至多是種不錯的福利,因為抵達前的路途才是目標核心。

耽美文對女人而言不是別的,正是一種「書面形式的色嶜情電影」(geschriebene Porno)?

男人,還有女人同樣都會受到視覺形式的性刺激吸引,在這方面男性生物的比例又明顯地高於女性。我在自己的朋友圈裡深掘究底,得到了結論:對女性而言,正如坊間常見說法,更多是在腦海中假想,也就是說——無需視覺上的刺激,而是——譬如偏好於閱讀一篇情嶜色故事,以激發她們的腦內劇場。

於是結論大致上是:色嶜情產業是為男士而生,而耽美領域則屬於女士。

這自然並不意味著所有的耽美故事皆是如此(情嶜色取向)。許多耽美同人文的分級就屬於「適合12歲以上閱聽者」(ab 12 Jahren)。你無法在當中找到性方面的內容描寫,所以一個非常淺顯易見的事實是:不,耽美並非是什麼書面形式的色嶜情電影。即使列屬18禁的限制級領域,文中也不一定出現性行為描寫。高分級也可能只是當中含有暴力行為相關描述所造成的結果。

女人來描寫兩個男人之間的性嶜事,內容就根本不可能符實?

有大量的作者會書寫自身從未經歷、體驗的事情。包含所有幻想/科幻小說的作者,以及那些描寫殺人者行為活動的作者。這個咒語叫做「調查研究」(Recherche)。不過,即使不藉由調查研究,假使一名女性的性傾向為異性戀,已有過性經驗,熟悉男性的軀體,那麼也就會知道在觸摸時對方會產生何種反應、會因為什麼而歡愉,亦或理解其身體結構。再者,男人也可從異性交往中得到——老舊的刻板觀念中傾向認為——惟屬同性戀者所有的性行為樂趣:前列腺刺激與肛嶜交。當中後者亦能由女人來實行。藉由這些體驗,女性可以符實地書寫出以兩名男性作為主人公的耽美故事。她們可謂瞭若指掌。


耽美故事也有情節嗎?

視作者而定。正如在「一般的」同人文裡也有大量的拙劣故事,當中可稱為「情節」的只有性(描寫)。你必須加以找尋,但的確存在,有著精細的背景設定、優秀得不可思議的人物刻劃,如同珍珠一般的文本。無論在什麼分類底下,都有著大量的PWP故事(Porn without Plot = 無情節的色嶜情小說),異性戀的分類亦然。你得就那麼挑揀一下,以找出一些好的同人作品。

一個非常嚴重的錯誤觀念:耽美文總是那回事,大同小異。對此,還是那句:視作者而定。

為何耽美是種禁忌?

其一是出於對同性戀的恐懼(譯註:即「恐同」),或者擔憂自身遭稱為同性戀者。一個異性戀男人在論壇中遭惡意或錯誤地指稱為同性戀者,有點類似遭到公開閹割的況味--他們感到自己的「雄性象徵」(Männlichkeit)(譯註:除了男子氣概、男性特質外Männlichkeit亦能代指為男性生殖器,此處為配合上下文故採取此譯詞)遭受威脅,因此相較於保持中立立場,他們更偏向於一開始就先跳出來對著耽美同人大肆撻伐。可以這麼說,一些劃清界線的,諸如「搞毛啊到底為啥有人會寫啥鬼耽美?」之類的宣告,實是發表者藉由表態對此類型創作價值的主觀否定,作為雙手護在自身生殖器之前防衛的象徵。在這方面相當糟糕的是,在許多哈波網站裡,「耽美」僅列在為同人創作聲明設置的「警告」選項表單之中,此外與其並列的是「死亡」(當中有一名人物死亡的同人創作)、「黑暗」(通常是令人不安的、陰森的內容)或「暴力」(我不用解釋了)。經此作法,耽美在無意識中遭蒙上了一層陰影,因為人們會從而假定,它必然涉及了什麼不好的面向。在英語圈中,耽美則遭視為其理應如此的原貌:一個尋常的創作類型,與「羅曼史」、「幽默」以及「冒險」等標籤並列。
    
當然也有些女性對耽美並無好感。如同其它萬事萬物,這同樣是各人喜好問題。一些女性讀者過於年輕,或者她們學校和周遭環境中的主流意見即為如此,如前述文中提及的,根本對之持否定態度。此外,還有女性粉絲將其他作者把她們在哈利波特中傾慕的年輕男神描述成同性戀者一事,視作完完全全的人身攻擊。諸如此類的事可能會造成某個粉絲其整體世界觀的損毀。絕大部分的粉絲則意識到耽美的存在,但對之並不關心。

檸檬和萊姆(譯註:同人術語。檸檬即有床戲,萊姆則為肉湯),耽美同人中相當詳細,或者描述不甚具體的性嶜愛場景,在同人圈裡更常遭與「異常(性癖)」畫上等號。在這種狀況下,人們應當自問,是否就一般而言,性嶜愛場景即被認為是異常的?抑或僅基於它發生在一對同性伴侶之間?

有些粉絲直接了當地支持此種觀點:耽美無法擺進哈波世界裡,也不符於原作設定(參照底下條目:Canon)。就此而言,我只能說:耽美能擺入每個宇宙裡,無一例外。我就在fanfiction.net上發現了最可怕的證據。甚至連天線寶寶都有耽美同人文。(請在此帶入一種您自行挑選的痛苦叫聲!)


心理評估?

不用和保險公司爭執,也無須支付高額醫療費用:在網上就能獲得完完全全免費的心理評估!從哪?隨便一個哈波論壇就行。大概幾乎每個哈波網站都會有群自詡心理學家的業餘人士,用他們的三腳貓學識分析所有的人事物——那些獻身於耽美領域的作者以及讀者群也包含在內。事實證明,耽美作者及其受眾其實就是些性受挫的女孩和女人,對自身的身體認知有障礙,畏懼與他人建立緊密連結關係,還患有陽具羨慕情結。或者噢這就只是教育失敗的結果,是道德淪喪以及(或是)有著過度利己主義的心理問題。

到頭來,對於任何一個這類自我中心歸結現象的主題,要嘛你看了只想搖搖頭,要嘛就是結結實實遭到激怒去回覆些什麼,而這無疑只是火上澆油。在這裡,我建議你還是忽略這類型的帖子吧。

演員、作者和製片商知道耽美同人文的存在嗎?

他們知道,甚至是一清二楚!《超人前傳》(Smallville)的製片們即有意地導入同性戀的雙關語,並對之毫不隱瞞。

劇集《超自然檔案》(Supernatural,SPN,又譯為《邪惡力量》)有一集(第四季第18集。「書末結局的怪物」(„Das Monster am Ende des Buches“))之中有段關於耽美的交談。主要角色山姆和迪恩在本集之中發現有些書上記錄著他們的生活,甚至在網上偶然撞見了相關的粉絲網站。底下為相關對話:

迪恩:「我是知道山姆迷和迪恩迷然後——什麼是斜線迷(Slash-Fan)?」
山姆:「就是……山姆-斜線-迪恩(Sam-slash-Dean)。在一起。」
迪恩:「那種『在一起』?」
山姆:「是啊。」
迪恩:「他們知道我們是兄弟吧?」
山姆:「無所謂。」
迪恩:「噢,拜託。那……那太有病了。」

在德語配音版本中,顯然"Slash"一詞的概念尚未普及,是以交談內容也有所更動。

迪恩:「我是知道山姆迷和迪恩迷。不過什麼是斜線迷?」(字幕為:「什麼是連字符號迷(Bindestrich-Fan)?」)
山姆:「就是,我想,就是希望我們兩個在一起的人。可以這麼說。」
迪恩:「呃,類似於來場三人行那樣?」
山姆:「對。」
迪恩:「他們不知道我們是兄弟嗎?」
山姆:「那一點也不重要。」
迪恩:「噢,拜託。這……這可真有病。」

最著名的一對耽美配對就藏在兩個無害的字母"K/S"之下,即《星際迷航》中的的柯克(Kirk)和史巴克(Spock)的意思。飾演前者的威廉.薛特納(William Shatner)和飾演史巴克的倫納德.尼莫伊(Leonard Nimoy)多次遭問起他們的看法。這二名演員則未曾想要刻意暗示過這二名角色之間的關係,然而最終也未否定粉絲的耽美向同人小說創作。特別是尼莫伊,作為讀了那些故事的人,他驚嘆於粉絲的創造力,也撼動於同人作者對一個個角色的研究與詮釋。雷內.奧柏戎諾瓦(René Auberjonois),《銀河前哨》(„Star Trek: Deep Space Nine“)中歐多總管(Constable Odo)的飾演者也在一項活動中發表過類似的言論。

與虛構人物相關的耽美同人,抑或所有的同人創作是一回事。對我而言屬於個人禁忌的則是所謂的「真人同人」(„Real Person Fic“ (RPF))。在一些網站中真人同人是遭到禁止的,而另一些也僅有條件地許可。公開出櫃的英國演員伊恩.麥克連(Ian McKellen)則正如他的夥伴們,伊利亞.伍德(Eliah Wood)以及卡爾.厄本(Karl Urban),不僅耽美同人,也對於真人同人創作表明肯定的立場。我曾讀過丹尼爾.雷德克里夫(Daniel Radcliffe)並不反對哈利波特耽美一事,至於如何看待真人同人,我則一無所悉。

你應當總是事前探聽好,是否為某本書、某齣劇集、某場戲劇,或者某部電影書寫同人文是受到允許的。這類資訊,舉例而言,可以在供創作者上傳故事的同人小說網站找到。有些網站會列出一張知名人士的名單,禁止有關於他們本人或者作品的同人創作。舉例而言,安.萊絲(Anne Rice),《夜訪吸血鬼》(Interview mit einem Vampir)的作者會對同人作者採取法律行動。反之J.K.羅琳(J. K. Rowling)則贊同同人創作,相關內容可參閱2004年BBC新聞的報導。

如果你們無從判斷,創作某部作品的同人文這件事究竟可行與否,那麼最好算了吧,別公開發表你們的故事了。否則在最壞的情況下還可能會接到一封律師信。而如果你們仍未成年,那麼你們的父母就得擔負相關責任。

性嶜愛場景-普遍而言(Sexszenen - allgemein)

關於故事中的性愛場景,一直存在著一種歷久不衰的觀點,即認為它們並不具重要性。這些場景既無助於情節的推進,通常還寫得很糟糕。然而,假使性愛是這麼的乏味又老套,根本不該描寫,那麼網上的Top10列表(譯註:此指《最火辣的女性作家性愛書籍前十名》„Die 10 schärfsten Sexbücher von Frauen“)又是怎麼來的?當中維吉妮.德彭特特(Virginie Despentes)的《操我》(„Baise-moi“)一書後來由作家自己拍攝成了電影;又或是經典文學如瑪格麗特.莒哈絲(Marguerite Duras)的小說,使她因此得到了龔古爾文學獎(Prix Goncourt)(譯註:法國最著名的文學獎)的《情人》(„Der Liebhaber“)?此性愛並不同等於彼性愛。有些人寫得很好,有些則更可能像電影《女人心海底針》(„Die Teufelin“)中那位虛構的女性作家瑪莉‧費雪一樣,在她們絢爛的描述中使用諸如「愛蕾」一類的字詞。

沒錯,網路上是有著很糟的性愛場景描寫,然而並不是它們全體都令人反嘔。有時候一名讀者會期望不用全都得靠自行想像,而是閱讀精確的性愛場景描述。

據說,有些作者在故事中插嶜入性愛場景,只是為了獲取更多的讀者。我不知道此一傳聞是否符實。論究性愛場景會(在故事中)出現的理由,也許就和為什麼會出現同人創作的成因一樣:我們想要閱讀在原著中未曾見聞的事物,而有些粉絲也想對諸如臥室中的情景有更深入的觀察。回想一下,女性更偏好於在腦海裡上映性愛小劇場的這件事,還有「特定配對支持者」(„Shipper“)的概念會出現,起因於X檔案的粉絲對兩名主要角色有著湊作對的期望。

在許多情況下,性愛場景的描述其實只是一種附屬物,從情節設計的技術上來說並不是強制必需的。對那些反正已有固定配對喜好的讀者群而言,如前所述,性愛場景屬於那類你無法從原作中體驗的事物(也是因為哈利波特是兒童-青少年讀物之故)。每個人都應該清楚,小孩不是送子鳥帶來的。人人皆知繁殖是生命中的自然過程。一名作者,當他寫道:人物C是人物A和人物B的兒子,從來不必窘迫地詳加解釋人物C是如何才得以誕生出來的。

韋斯萊家有七個孩子,因此每個人都能想到,亞瑟和莫麗至少睡過七次。(譯註:讀者提醒當中有對雙胞胎,故最低次數實為六次)這不僅不必提及,也無須明確描述。性愛的存在是自然的,它的本質是普遍共通的。描寫性愛,大概甚至是所有相關細節,看上去可能就像一項禁忌的原因在於,它喚起了人類自原始時代遺留至今的本能衝動。同樣地,有的作家(愛倫.坡,Edgar Allan Poe)完全不,或者很少描述筆下人物的飲食和相關內容物,因為飲食同樣也屬於生命中自然且一再反覆的部分。儘管如此,還沒有哪個人想過,對其它同人作者指出,他們在描述一頓晚餐時提到多汁的野豬排和紅酒實在是過於詳盡了。

結論:你不必描寫筆下人物的性愛(或者進食),但你可以。


遵循原著設定是一篇優秀同人創作的先決條件嗎?(Ist Canon Voraussetzung für eine gute Fanfiction?)

(譯註:為了一些搞不清狀況的人,在此章開始前我必須先陳述一件事實:所有的粉絲/愛好者對一部作品的創作都稱為同人創作;而不是我僅遵循原作設定原著情節或者僅加以補完原著沒提到的細節,所以我的作品和相關(詩歌戲劇散文小說,不含評論)創作就不算在Fanfiction之內。它們——只要你不是原著作者本人,全都算作是粉絲創作。所以這章針對的基本受眾是所有曾經對HP(或其它原創物)寫點什麼衍生作品的人。)

許多論壇裡都能看到一類討論串,作者們在當中陳述自身開始進行同人創作的理由,而你會發現那些答案無一與盡符原著有關。根據廣泛調查和意見收集,網上之所以會出現各種領域的同人圈,其中最主要的理由之一即:對原始的情節走向並不滿意,因此更傾向於保有自身對事物的觀點。此類不滿多出自於某個(喜愛的)人物的死亡(或者遭剔出故事之外),亦或是因為某兩名主要人物走到了一塊,而你實在不想接受這件事。

在哈利波特系列尚未完結時,有些粉絲希望寫出自身設想的後續部分。除此之外的作者會進行同人創作,只是因為它們有特別喜歡的特定人物配對。自初始之際,此類動機就與完全遵循原著情節的意圖背道而馳。同人創作當中,幾乎完全合乎原著設定的實為少數。

在同人創作這塊領域裡,對於一般的讀者來說,會否選擇去閱讀某篇同人創作,人物配對是最重要的取決標準。情節倒是其次。這點不僅能從特定配對支持者(Shipper)的閱讀行為中見到,也表現在那些一發現在某些同人創作中有某特定配對出現,立刻對作品本身敬而遠之的讀者身上。配對,顯然扮演了相當重要的角色。閱讀與否的判定條件由其為首。無論是否已經讀過相關的同人文本,你可能就是不喜歡某兩個人物湊成一對。我不想談論偏見。選擇讀物時,個人喜好是個決定性因素,不過也極為可能是懼於接觸(某物)發揮了效用。最受喜愛的配對——同樣能在不同的平台上確認——罕少來自於原書之中。最最受喜愛的人物配對在異性戀領域中是赫敏/西弗勒斯,耽美領域中則是德拉科/哈利。而由喜愛的人物配對一事你已經可以看到,符合原著絕不是必須的了。遵循原著設定,在大多數情形下對一名作者甚至意味著相當程度的綁手綁腳。

一篇同人創作保留越多原著設定,這個故事對讀者而言就越具趣味性。符合原著並不應當意味著:你得保留所有書中的人物配對。而是舉例而言,抓住書中所描述的情況與事實,例如當中的方向與概念之類。在我看來,最為重要的一點並非保有原著佈局,而是最起碼在故事的一開始,人物得符合原著中的性格(IC,„in character“)。起點:某個人物登場,其一言一行正如我們從書中認識的該人。有了這樣一個起點,作為作者的你就得以將一切描述得讓人可理解,甚至於讓原本絕不可能湊成一對的人物在一起。有些配對為此需要更多的時間,更多的解釋,更多的情勢安排,才不會使讀者認知出現一種「(怎麼)突然間就......」的倉促轉變感。這類「突然就......」的情形,即正是——舉例而言——(一些)哈利/德拉科的故事被認為寫得很糟糕的理由。昨日仍是敵手,今日即成愛侶?變化太過匆促了。成就特定的配對需要時間,好讓讀者不覺得這寫得完全脫離他們原本的性格(Ooc,Out of Character)了。

一些基礎背景會被列舉來論述不同配對,諸如:「這兩人可是憎恨彼此的」、「這兩人不該在一起,至少根據原著不該如此」亦或「斯內普只愛莉莉而且永遠如此」。那是以遵循原著設定為前提的背景基礎(Canon-Gründe)。讓讀者能夠理解(接受)為何哈利和德拉科最後會選擇彼此,是依靠作者來鋪陳的。另一方面,有些粉絲會將某些原著配對描寫得不再適於彼此(莉莉/詹姆、羅恩/赫敏或是哈利/金妮)。個人喜好在這類意見表達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否則就不會有例如:「德拉科/金妮也不賴,因為這對有不錯的同人文。」的特殊例子出現。是的,有些耽美同人小說或故事中出現了(依循原作設定)「令人難以置信」的配對,當中的那些主要人物確實符合原著人物性格(IC),特別是,對讀者而言,他們之間的關係轉變是漸進式、可理解的。與前述的例子形同對比,令人遺憾的是也有一大把的同人創作——甚至是原著配對向——在這些創作中,諸多人物壓根面目全非,無法辨識。

儘管如此,有些配對仍舊令人覺得不切實際,因為他們(舉例而言)視彼此為仇眦。假使你僅將符合原著設定作為起點,更是如此。說到這裡又要讓前述提過的問題登場了:遵循原著設定是一篇優秀同人創作的先決條件嗎?

答案已經相當清楚:不!符合原著設定一事在同人創作中根本不具有較高的價值地位。無論哪種--符合原著情節與否--都有著許多或優秀或拙劣的故事,所以盡循原著並不能作為一篇優秀同人作品的先決條件。

同人創作的興起常常是起因於一些需求:改變書中既定事實、個人對後續情節假想的編造,亦或讓你總盼望著他們在一起的人物彼此湊對成雙。


TBC


 
评论
 
热度(47)
© 漆黑的星子|Powered by LOFTER